"

福建11选5走势图 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,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,福建11选5走势图 更有真人、彩票、电子老虎机、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,福建11选5走势图 让您尽享娱乐、赛事投注等,且无后顾之忧!

"
VIP免費注冊|海虹藝術論壇|收藏海虹|在線留言|網站地圖您好!歡迎來到浙江海虹彩色印務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浙江海虹彩色印務有限公司

高端藝術印刷服務專家精品畫冊,精致印刷

全國咨詢熱線0571-85195285

立即收聽了解更多海虹彩印動態

海虹彩?。赫憬∈〖墮C關單位與杭州市級機關單位的定點印刷單位
當前位置:首頁 » 海虹彩印資訊中心 » 海虹彩印知識 » 書畫修復

書畫修復

文章出處:責任編輯:查看手機網址
掃一掃!書畫修復掃一掃!
人氣:-發表時間:2015-01-24 15:09【

書畫修復是一門技術,可又絕不僅僅是技術,甚至關乎哲學。我們要不要用日新月異的技術抹去時間的痕跡讓它“宛如當初”?還是學著去欣賞那些時間加之于上的滄桑之美?甚至只需靜靜旁觀,直面偉大的藝術品必將在歲月流轉中成住壞空的宿命?

武英殿的展品每一件都有自己驚心動魄的來歷,它們是經過了時空的千山萬水才來到我們的面前。無論秉持什么樣的存續理念,最要緊的或許是必須提醒自己:這些美好必然是要一天天地黯淡下去,最終消失于無。而我們能做的,就是珍惜它們與我們這份千年一遇的緣分,敬愛它們,看望它們,記住它們。

當進行書畫修復時,我們應該如何面對這些由于時間沉淀而形成的“古色古意”呢?梁思成先生在闡述“修舊如舊”時,曾以“泛黃的假牙”舉例說明,不能過分地煥然一新,而需注意“古意”的保留 ;在西方,19世紀的英國文學理論家、詩人羅斯金也發現了這種美,并籠統地將其稱之為一種“入畫”的趣味,而20世紀初奧地利著名藝術史家李格爾在他的《對文物的現代崇拜:其特點與起源》中將這種趣味概括為“年代價值”。中國人是如何欣賞“古色古意”的?“古色古意”和“年代價值”兩個概念下的修復又有什么差異呢?

中國古人怎么“賞古”?

“古色古意”并非繪畫作品創作之初便有,在本質上是由時間所創造與添加,并在長時段的歷史積淀中成為一種特殊的審美趣味。這種審美趣味在明代中晚期的“好古”與“玩古”的生活方式中體現得尤為淋漓盡致。在“玩古”的過程中,物完全納入個人的感官世界里,以感官來接觸、滲透物體,觸覺之感受乃“把玩”之要點,“沈云鴻字維時,石田之子也。性特好古器物書畫,遇名品,摩撫諦玩,喜見顏色”(明代陳繼儒《筆記》卷2)。高濂《遵生八箋》(燕閑清賞箋·論宣銅倭銅爐瓶器皿)中也大量記載了以“摩弄”之功賞玩銅器,其它味覺、嗅覺等都各有所用。

《長物志》一書可謂是這種“賞玩”生活的典型代表,其中“絹素”一段,則是對古書畫材質體的審美。“古畫絹色墨氣,自有一種古香可愛,惟佛像有熏黑,多是上下二色,偽作者,其色黃而不精彩。古絹,自然破者,必有鯽魚口,須連三四絲,偽作則直裂。唐絹絲粗而厚,或有搗熟者,有獨棱絹,闊四尺余者。五代絹極粗如布。宋有院絹,勻凈厚密,亦有獨棱絹,闊五尺余者,細密如紙者。元絹及國朝內府絹俱與宋絹同。勝國時有宓機絹,松雪、子昭畫多用此,蓋出嘉興府宓家,以絹得名,今此地尚有佳者。近董太史筆,多用砑光白綾,未免有進賢氣。”

作為古書畫商人的吳其貞,在他的《書畫記》中對關乎古書畫“品相”的“古色古意”格外注意,幾乎每一條都注明“氣色尚新”、“紙墨略疲”、“氣色沉黯”等品相特征。古人這種強調感官切入的賞玩方式一方面滿足了感官的需要,同時,也期望通過這樣能夠給真偽之辨提供參考,但這樣的賞玩態度也可能從根本上忽略真偽的考證,精致到位的仿古、作舊作品,只要能夠讓人“想見上古風神”,就足以為鑒賞家所“共賞之”了。

文物上的年代痕跡要不要抹去?

李格爾所提出的“年代價值”是指時間對文物所造成的殘破分化狀態,來自于時間流逝在文物上留下的痕跡,正是由于這種殘破和磨損痕跡形成了一種往昔的特殊氛圍,令人對文物及其所經歷的歲月產生無限想象。李格爾將文物的“年代價值”與“歷史價值”(體現在文物所代表的人類活動的一個特殊階段)相對立,認為“歷史價值”體現了人們客觀看待文物所呈現的特定歷史狀貌的態度,這種態度反映在修復中,則是力圖清除文物表面的殘破狀態,使它恢復到原先的面貌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“往昔的一切人工制品都是不可挽回的”,都必然走向死亡。文物本身不僅承載了“歷史價值”,還留下了“年代的痕跡”,而正是后者激起了人們對文物的興趣,“因此,過去的東西獲得了現今的價值”(陳平《李格爾與藝術科學》),現代人對文物的欣賞(崇拜)正是建立于這種時間留下的殘缺符號之上的,這種對待文物的態度,則是要求尊重自然法則,反對對文物實施任何人為的修復與復原。因而,為了消除這兩種價值之間的矛盾,李格爾主張:所有修復或復原工作都應該在復制品上完成。

書畫修復應平衡歷史價值與藝術價值

比較“古色古意”和“年代價值”這兩個概念,兩者同而不同,都肯定了時間的作用,在修復中卻是兩種不同境遇。按照李格爾根據“年代價值”所提出的修復辦法,不在文物本體進行任何的人為修復,則會讓流傳至今的文物自然死亡,實際上則是“反修復”的。對于“古色古意”所采取的修復辦法,則體現出中國傳統書畫修復的特點與靈活性。早在米芾的《畫史》中,就盛贊“古紙素有一般古香也”、“真絹色淡,雖百破而色明白,精神彩色如新”,在淋洗之時要求格外小心,而在周密所寫《紹興御府書畫式》中,就明確規定“應古畫裝褫,不許重洗。”《裝潢志》“審視氣色”一節,則辨證的對待“氣色”,“如色暗氣沉,或煙蒸塵積,須浣淋令凈。然浣淋傷水,亦妨神彩,如稍明凈,仍之為妙。”

對于古書畫這種獨具特色的審美趣味—“古色古意”,的確應該采取謹慎而合理的修復方式,尤其在清洗環節,哪些有損污漬應該去掉,哪些是由于時間原因自然形成的古舊感覺,應該如何保留,在有損物質與審美趣味之間、歷史價值與藝術價值之間如何平衡等等,處處都對修復師的藝術素養和技術手段提出極高要求。于此而言,古代書畫的修復師不僅僅是書畫作品物質體的保護者,更應該是“古色古意”美學趣味的發現與挖掘者。

福建11选5走势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